228 被點放

新竹一日

因為一些因素使得本單位今年 228 被點放,所謂的點放就是當日早上放假晚上收假,讓你有家歸不得。當然啦在這樣的狀況下大家早就開始規劃起當日出遊的行程,不外乎是六福村團、KTV 團、電影團、炮兵團等等…。當我想像到那天全新竹市的電影院跟 KTV 將被成群結隊的阿兵哥所湧入、淹沒的畫面,血液中的抗拒因子馬上沸騰了起來…,我不要跟他們一樣,我不要結伴走在街上講著只有軍中才聽的懂的笑話,我不要被路人貼上阿兵哥的標籤,我試著讓自己在營外的一切像個學生一樣,即使我還是頂個阿兵哥頭、穿著迷彩內衣…。

我的裝備有原子小金剛包包、相機、雨傘、地圖、還有留待空閒時看的軍中講義。很不幸的下了整日的雨,最初規劃的「愛麗絲遊玻璃花城」只好取消,只剩下在雨中的新竹漫步,我對這個陌生城市的探險。出了火車站的對面是某大書店,它的另一半是某大咖啡,讓書店瀰漫著濃郁的咖啡香,好像咖啡加書本的味道是那麼的調和,就算我不愛喝咖啡也會被這樣的味道所吸引。

開始走路,我最喜歡的交通和探險的方式(雖然 YNG 小姐說我逛街的體能還要多磨鍊…),反正時間很多。

影像博物館是個好地方,外地人我只要花少少的新台幣 20 元就可以看到眼睛脫窗,不過其實我只能經過然後瞄它幾眼,真是巧啊它只開禮拜三到日…。所以我後來到了城隍廟,但這一切都是巧合,這裡就算下雨還是有無數的小吃跟遊客(相形之下身為桃園市地標的景福宮…),不過沒有成群結隊的阿兵哥 :),到這裡真正的目的是鄰近的二輪片戲院,是的我還是很落俗套的去看了電影,還是一連兩場,不過還是沒有阿兵哥 :p(我自認不算,而且我沒有為了便宜 10 塊錢掏出我的軍人證件喔)。

第一部是如果‧愛,戲與戲中戲之間情節的交錯,戲中戲的最後一幕我以為聶文真的死了,最後的結局林見東跟孫納還是分開了嗎?我看不懂,就算在一起也回不到過去了吧,好像只有聶文找回當初的熱情。

第二片是我曾經覺得應該不錯看的無極,不愧是神話故事,曾經覺得不錯看果然只是我的幻覺,自從前排的那群女生發出第一聲笑聲之後,就像起始劑引發鏈鎖反應一樣,全場的觀眾們紛紛被她們的氣氛感染,隨著劇情的進展發出源源不絕的歡樂笑聲,所以說換個角度當成笑話看看其實是還滿不錯的小品(什麼?耗時三年花了 13.6 億?!),我個人覺得「無極」跟「千機變 2」比起來…,千機變 2 比較好看。

快樂的電影時光很快就過去了,我順著我的方向感亂走回車站一帶,買了車票,吃了Subway 當晚餐,雨勢越來越大,很快的搭上火車回到部隊,收假。

在每個停駐點中間其實還經過很多地方,在等電影放映前我亂走到市立演藝廳跟圖書館,雖然那時都休館我又想大便,還是硬逛完一個小學的小小畫展,偶爾碰一下自己完全不懂的東西好像會刺激自己的腦神經似的(不過作畫技巧倒是完全沒進步 ="=);還有市政府給我的感覺好像以前的衙門,雖然我並未看過 :);其實被點放感覺沒那麼差,在新竹市初次的探險,在東城門圓環附近發現了去年住過的那間旅館,那時候雖然過的很累但很快樂,反觀隔了一年多的現在只有苦悶。